Welcome to Jingsonh Chen Law Office

    晓鲁文学作品首页   
    晓鲁文学作品简评 
晓鲁杂文集咖啡与茶
    形而下篇
    漫谈打招呼
    海外谈请客
    漫谈送礼
    夜半风寒, 就免了罢
    咖啡与茶
    闲话穿着
    还是这样吃得舒服
    美国梦
    ... 更多杂文...
    形而上篇
    孩子们的天堂
    中年人的战场
    老年人的黄昏
    苦涩的爱
    言不尽意,点到为止
    感伤时节话伤感
    海外话阴阳
    海外话隐私
    ... 更多杂文...
联系作者/交流园地
     E-mail
     读者交流

青山少年时 (美国洛城作家出版社出版)

本散文集记述晓鲁自己在江南水乡童年和少年的成长故事,文笔流畅,幽默,又极富抒情的诗意,足见晓鲁的古典诗词的涵养。全书描述他少年时虽经过文革,父亲受冲击,但生活仍然充满了小城镇和山村的野趣。书中许多篇章描写了作者对父母,哥哥姐姐的亲情,对少时好友的朴素友情,就像他家乡小河流水那样清纯,和美。本散文集共收录晓鲁28篇散文。

   
 晓鲁>>散文集青山少年时>>1篇/共28篇:

 

  我生长在江南。江南是水乡,江河湖塘像粗细不等的血管把家乡的山河浇灌得绿绿葱葱,生机勃勃。童年的家乡,除了青山就是稻田,除了白云就是蓝天,几乎所有的水都是碧清碧清的,清得看得见水底五彩的石头和石头间嬉戏的鱼儿。

  水清如许,夏日里自然就要游泳。国内有个说法,称从水乡来的人为"水鸭子,"从内陆来的人为"旱鸭子。"当然这是指他们的水性而言。不知是否因为巧合,我们家乡有一个水库就叫"鸭嘴桥"水库。"鸭嘴桥"水库的水又清澈,水面又开阔,培育了许多"水鸭子。"不过去那儿游泳是有风险的,几乎每年都有人淹死的事。有的是因为水性不高,也有的是因为水性太高,真是所谓"打死会拳的,淹死会水的。"记得当时有一位乡人,水性极好,绰号叫"泥鳅。""泥鳅"好喝酒,有侠义,曾多次舍命救出溺水儿童,名声极大。後来有一次,一个生产队的化肥船翻在水库里了,时正冬天,没人敢下去打捞,於是就想起了"泥鳅。""泥鳅"来了,人们便把一碗烈酒递了过去。"泥鳅"一扬脖子喝了酒,然後看了看地势,就卷起裤脚一个猛子栽了下去,但也就没再上来。後来人们对"泥鳅"的死因有许多解释,一是说他那天酒喝得太过量太猛,头脑不清楚了;二是说"泥鳅"前一天晚上过生日,与老婆过於缠绵伤了元气;三是说"泥鳅"平时下塘捉的鱼太多,这次是让鱼鬼把魂给勾走了。那年月虽常听见有人淹死的事,但"泥鳅"的死却是震撼最大的,因为他是我们水乡的英雄。

  "泥鳅"虽然死在那水库里了,我们却还是继续去游泳。当然,父母亲们是绝对不允许我们小孩子自己去水库游泳的,因为那儿的水既深又凉,"泥鳅"的死更增添了他们的担忧和恐惧。而我们却觉得一种莫名的兴奋与刺激,每每就在泥鳅淹死的地方转来转去,只是不敢真的游到那儿去而已。因为那儿底部是一个低洼,是水库最深的地方。那时去水库游泳都是偷偷摸摸的,记得每次回家,母亲就要用手指甲在我们膀子上划道道,如果没下过水,那划出来的道道不是很白,如果道道显得特别白且久久不去,那就证明是去游泳了,於是,罚个半小时站墙脚就算是轻的了。所以我们游完泳後一般在太阳下晒上两三小时才回家,这样白印子就划不出来了。当时水库有条坝,下游有十来个村庄。坝头是个小古堡一样的建筑,里面有个控制水位的闸门。我们游完了泳就喜欢坐在那儿聊天打发时间。不知谁从哪里听来的一个故事,说在那坝头下压着一条青蟒,闸门只要一松,那蟒就会翻将起来。我们听了,就对那闸门有敬畏之感,但又情不自禁地去想那压在下面的蟒,没吃没喝,肯定也够可怜的。於是又联想到被法海和尚压在雷峰塔下的白蛇娘娘,虽然善良的白娘子让我的同情远大於那条会捣蛋的青蟒,但总觉得那蟒被活生生地压在下面也够冤的,就有了一种奇怪的同情。

  有一年,家乡连续下了几十天的雨,长江上游发起了洪水,我们那儿水库的水也一天一尺地涨起来,乡人一片惊惶。记得当时家家户户接到通知,说晚上不要睡得太实了,随时准备去水库搭人墙堵水。那水库下游有十来个村庄,一但水淹过堤,後果就不堪设想。当时就有人私下里传出言来,说这都是因为那条青蟒松动了坝头的缘故。我听着,对那条大蛇原有的一点怜悯之心就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是恐惧。奇怪的是,就在下游村庄的人们都已准备好全部拆离时,那水位就突然退了下去。於是又有人传出话来,说是那青蟒又被压住了,是早年死在那儿的"泥鳅"把它给降服了。还听说有人亲眼看到了"泥鳅,"见他全身光芒闪烁,如小金龙一般。更有人说夜晚亲眼见"泥鳅"和青蟒的搏斗,其声如雷,其势如虹,甚是壮观。我和那些小伙伴们听了直是跺脚惋惜,去那儿游过那么多次泳,聊过那么多次天,作过那么多梦,竟是啥都没见过,真是白去了。

  有一个从未告诉过我父母的秘密是,我有一次真的差点淹死在那水库里了。那是一个烈日当头的七月,我和两个伙伴在那儿游泳。我仰在水面上侧眼看那"泥鳅"淹死的地方,阳光下那一带水面波光闪烁,十分诱人,我就情不自禁地向那儿游了过去。快近那中心时,就觉得脚底下的水像激流一般在流动,带着我的身子向下沉,我侧眼看那两个在远处自游的伙伴,张开嘴却什么声也喊不出来。正在这时,就觉得身旁一块黑糊糊的东西,一抓竟是一块船板,我便死命地抱着那块板,两脚扑腾着,挣扎着游到了岸边。再回头看时,那波光却不见了。这件事我谁也没告诉,但至今还常出现在我的梦里。起先大多是恶梦,可出了国以後就变了,变得不再害怕了,那水波闪光之处已不再是一个神秘可怕的深渊,而是一个光芒四射的龙宫;那托着我的物体不再是那黑糊糊的木板,而是满身辉煌的金龙,那地方也不再是个水库,而是一片浩瀚的海洋----我想一定是太平洋吧!我就这样游着游着,游向那既遥远而又美丽的海岸---我的家乡。

                                                                              1/28                                                          下一篇  酒歌

   律师事务所首页
   精深业务--移民 刑事 民事
晓鲁散文集青山少年时
     水乡梦    
     酒歌    
      菜地诗话
     螃蟹巷的笑声
     炊烟渔歌
     捡破烂的回忆
     雨花石
      家乡的咸干菜
     牛奶与豆浆
      面包黄油与馒头臭豆腐
     ... 更多散文...
晓鲁获奖小说精选
    老韩的皮萨店
    头发问题
    脖子问题
    外套
    年龄问题
律师事务所地址
17588 Rowland St., #228, 
City of Industry, CA 91748
Tel: (626)363-7353(Office)
(626)319-7566 (24 hrs) 
Fax:
(626)363-7399
jschenlaw@yahoo.com
www.jingsongchenlawyer.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2007 Law Offices of Jingsong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 Privacy Policy Websites Designed by Xiangyang 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