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Jingsonh Chen Law Office

    晓鲁文学作品首页   
    晓鲁文学作品简评 
晓鲁杂文集咖啡与茶
    形而下篇
    漫谈打招呼
    海外谈请客
    漫谈送礼
    夜半风寒, 就免了罢
    咖啡与茶
    闲话穿着
    还是这样吃得舒服
    美国梦
    ... 更多杂文...
    形而上篇
    孩子们的天堂
    中年人的战场
    老年人的黄昏
    苦涩的爱
    言不尽意,点到为止
    感伤时节话伤感
    海外话阴阳
    海外话隐私
    ... 更多杂文...
联系作者/交流园地
     E-mail
     读者交流
 晓鲁>>散文集青山少年时>>2篇/共28篇:

酒 歌

  小时读唐诗,当然还是最喜欢李白。那时觉得李白的诗真潇洒,尤其是写那酒,简直写神了。李白的酒好像总和明月连在一起,因此特别浪漫飘逸。什么"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啦,"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啦,"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啦等等。当时就觉得杜甫还是不如李白。不说别的,就说写这酒,杜甫的酒要不就是土土气气的如"问答未及已,儿女罗酒浆";要不就是小小气气的如"苦辞酒味薄,黍地无人耕;"再不就是苦苦凄凄的像"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等等,实在没有李白那份豪爽飘逸。那时虽然小,却总想模仿李白的样子。大人喝酒,也跟着凑热闹来上一两杯。酒虽喝了不少次,但从没写出过一句像样的诗来。大概是酒量太窄,积极性高而水平不高。喝少了,几乎等於没喝;喝多了,头就晕了,连笔都不想抬了,还写什么诗呢?

  十五岁时,为了躲避"上山下乡,"考进了一个县剧团,那时全国上下都鼓励不学习,当白痴。於是李白也就不读了,但酒却喝得多了。怕练功,怕受苦,没什么出息,於是也就落了个跑龙套的角色。平时总爱和几个也自命不凡的知己喝闷酒。喝醉了,就怨声载道一番,就像李白在高力士面前耍酒疯一样。但还是没有李白那"仰天大笑出门去"的豪迈,第二天还得去扛旗打伞,粉墨登场。那期间的酒虽也有喝了觉得好的头不晕的,但却怎么也不想写诗了。

  七八年恢复了高考,於是觉得机会来了。便一面演戏一面复习;一边扛旗一边背历史题。好在古装戏里跑龙套很容易,站在台上转两个圈子,然後就站在那儿像个桩子不用挪位了;不说不唱不做表情,常常一站就是十来分钟。两个主角唱大戏,龙套们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而我也就背起了英语单词。这时酒也就不再喝了,没时间喝了。酒虽戒了,李白还是没忘,托一个字写得好的朋友抄了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挂在蚊帐顶上,睡觉前鼓励一番,好像自己有多么了不起似的。

  後来勉强考取了师院中文系,开始真正学上了李白。於是想开酒戒了,但却没钱买酒喝了。一分钱薪水没有,还要买上那么多书,这饭能吃饱就不错了,还喝什么酒!只是临毕业前的那个晚上,把兜儿里的所有钢币凑起来买了几包咸干菜和花生米,邀上几个同窗去学校边上的瘦西湖五亭桥上狂饮了一次。大概是憋得久了,也喝得凶了,都吐了。清风明月,自以为吐得很潇洒,神会了一次李白。本来也想吟点儿诗作点儿赋的,却没想到最後都倒在了亭柱上不言不语了。

  後来出国了,知道外面喝不到好酒,便偷偷地用破衣服条裹了一瓶"二锅头"带上了飞机。然而出来後却一直舍不得喝。记得那年的中秋夜,一个人抱着瓶子坐在维多利亚海滩上,遥望着大洋的彼岸,思念着留在那儿的亲人,恋人和乡人。浊酒一杯家万里,没有馋人的咸干菜,没有熟悉的花生米,却一杯又一杯,一口接一口。夕阳下去了,海面起潮了,明月升起来了,可我却怎么也喝不出当日的香味,唤不起那崇爱的李白来了。这时我想起了杜甫的酒,那一直让我觉得苦兮兮,惨淡淡,悲凉凉的酒。这才觉得是那么浓,那么烈,那么苦。夜深了,人走了,海也静了,我拿着早已一滴不剩的瓶子,哼着那没有词也没有调的曲子,做着那没有时也没有空的梦子,就糊糊涂涂地睡了。

  常听人说,要想日子过得好,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我要说,若想老酒喝得好,在家不读李白,出门不读杜甫。  

水乡梦  一篇                                                 2/28                                                 下一篇    菜地诗话

   律师事务所首页
   精深业务--移民 刑事 民事
晓鲁散文集青山少年时
     水乡梦    
     酒歌    
      菜地诗话
     螃蟹巷的笑声
     炊烟渔歌
     捡破烂的回忆
     雨花石
      家乡的咸干菜
     牛奶与豆浆
      面包黄油与馒头臭豆腐
     ... 更多散文...
晓鲁获奖小说精选
    老韩的皮萨店
    头发问题
    脖子问题
    外套
    年龄问题
律师事务所地址
17588 Rowland St., #228, 
City of Industry, CA 91748
Tel: (626)363-7353(Office)
(626)319-7566 (24 hrs) 
Fax:
(626)363-7399
jschenlaw@yahoo.com
www.jingsongchenlawyer.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2007 Law Offices of Jingsong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 Privacy Policy Websites Designed by Xiangyang 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