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Jingsonh Chen Law Office

    晓鲁文学作品首页   
    晓鲁文学作品简评 
晓鲁杂文集咖啡与茶
    形而下篇
    漫谈打招呼
    海外谈请客
    漫谈送礼
    夜半风寒, 就免了罢
    咖啡与茶
    闲话穿着
    还是这样吃得舒服
    美国梦
    ... 更多杂文...
    形而上篇
    孩子们的天堂
    中年人的战场
    老年人的黄昏
    苦涩的爱
    言不尽意,点到为止
    感伤时节话伤感
    海外话阴阳
    海外话隐私
    ... 更多杂文...
联系作者/交流园地
     E-mail
     读者交流
 晓鲁>>杂文集咖啡与茶>>形而下篇>>2篇/共22篇:

海外谈请客

   对中国人来说,请客是件大事,我们中国人在这方面确实很善良,平时可以省吃简用,萝卜干加咸菜,但有客人来,却大盘子小碟子非得摆上一桌不可。客人来了,主人先递上烟茶,聊上一段,主妇这时便在里面开始忙碌起来。开吃了,先是冷盘,後是热炒,最後是红烧。男人们在外面海阔天空,喝酒聊天,女人们继续在里面烧炒炖炸,忙个不停。客人们吃上一两嘴,夸上三五句,时不时还往厨房里喊上一两声:"别忙了,菜够多的啦,一块儿来吃吧!"其实知道喊也没用,热情的主妇还是要忙。男主人一边就说:"别管她,别管她,我们吃我们的!"女主人一会儿出来,一会儿进去,冷盘撤了,换上炒菜,炒菜完了,换上红烧,一边擦着额上的汗,一边小心翼翼地说:"炒得不好,手艺太差,将就着吃吧,"如果这时客人夸上一两句,她就很欣慰地一笑,一个转身又进厨房继续折腾了。

   记得小时候在家,听说要请客,从大早就开始高兴了,因为有好的吃了。那时小,碰上一般的请客,还能在桌角挤上一个位子,要是碰上重要的客人,就连桌子也上不了了,和姐姐们一家一个小碗躲在厨房里扒扒就算了。不过当时对上不上桌子心情颇为矛盾,希望上桌子是因为所有的好菜都能吃到,虽然你自己也不敢往每个碗里伸筷子,但总有礼貌的客人会往你碗里夹一些大鱼大肉什么的。但有时也不希望上桌子,礼节有点受不了,一般的客人还好,碰上稍正式一点的,大人们总要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挨着个向客人敬酒,你也就得跟着站起坐下像那么一回事,所以饭总吃得不像躲在厨房里那样舒坦。

   国内经历的请客多了,也就觉得请客就该是那样热闹。所以出国後第一次去外国人家做客就难免有些失望。首先你去美国人那儿,那家里的样子根本就没多少请客的气氛,不像我们中国人,还没进门就闻到满屋酒菜香了。进得门去,当然美国主人也都很热情,递上一杯酒或饮料什么的,但听不见锅碗瓢盆响,闻不见烧烤烹炸声。男主人一句"吃吧"以後,女主人便十分熟练地从烤炉里三下五除二端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几样:通常是一盘色拉,当然是生菜,一盘热菜,是开水煮过的,一盘鱼片或鸡片什么的,也就是主食了,旁边再放上一个小竹篮子,里面几个小面包,几块黄油。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只是我们的序曲,但在他们这儿,这就是全部了。吃饭时,你也别指望人家会往你碗里夹菜,至多会招呼你一两声,往你碗里夹菜既不卫生也不是尊重你的行动。我到外国人家吃饭,倒是最喜欢他们的Dessert。我们中国人吃完了,很少有这种玩意儿,因为主食已吃得胀得不行了,至多就是一个清汤或甜粥什么的,起个漱漱口的作用。可在美国人那儿吃饭,因为许多时候吃不来那些主菜,Dessert如甜点心,冰激凌倒反而变成了主食,多少能填一填肚子。中国人请客,劝客人多吃时会开句玩笑:"吃饱了,别回家去再吃啊。"在美国,主人不说这样的客套化,但往往却成了事实。

   外国人还有一种请客方式会让中国人有点接受不了,就是这个Pot-luck。中文里连个恰当的翻译都没有,得用一个长句子去翻译:"每人或每家自己带上一个菜放在一起吃。"如此一翻,读起来根本就没有请客的意思了。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请客就是请客,哪儿有让客人带菜来的道理呢?但是对美国人来说,这还是一种请客,只要是由主人发起的,用他的地方就是请客。当然主人往往要多出一两道菜,出个酒和饮料什么的。

   中国人的请客方式,美国人大半是高兴的,主人又热情,中国菜又好吃,实在是一种享受。但也有例外,我们有个美国朋友格林,是加州一个大笔厂的总经理,常去大陆谈生意,每次回来见到我们就要谈起在大陆被请吃饭的情形。他讲这些时,面部表情十分复杂,说一辈子没吃过的好东西在那儿都吃到了,这是高兴的,但每天晚上都有大桌小宴,吃完了还要去唱卡拉OK,连给老婆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因此又觉得很疲劳。去年他去大陆回来,给我打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猜我这次吃什么了?"我说,你每次都吃一些我连听也没听过的东西,这次还是猜不出来。他就说:"炸蝎子!"我一听差点把电话机给掉了下来,以前我也从他那儿听过许多稀奇古怪的食品,但这次吃的是那从小就让我害怕的满墙乱爬的四脚虫虫,我真不知道格林是怎么吃下去的。後来格林再见到我时笑着跟我说,他老婆听说他吃了蝎子,足有两个礼拜没碰他一下。

  格林去大陆,见中国人如此请客,那么他的大陆客人来这里,他又是如何回请的呢?有一次,格林公司在上海的合作伙伴来美国考察,当然也来格林他们工厂参观,格林就叫我去帮助做点翻译。参观完了,正是午饭时间,格林就说要请他们去一家中国馆子吃饭,那餐馆倒是这一带最有名的一家。坐定後,格林问客人们要点什么,客人们当然很客气,就说你随便点吧。我私下想,你到人家那儿去,人家山珍海味都请你吃了,你虽然没有炸蝎子或蛇汤什么的,还不点个七大盘八大样什么的?可菜上来了,呼呼拉拉,就像在美国人家一样,一两下就上完了。定眼一看,四菜一汤!我瞄了一下客人的脸,大家还挺客气,满脸微笑,只是吃的时候大家都无声无语。我想,格林在大陆时,他们吃的肯定不会如此安静吧。

   我们和格林一家成了朋友後,常相互请客,一开始我们也都七大盘八大样地做,後来去他们那儿次数多了,见简单得不行,心里就觉得不平衡起来,於是也就学着他们的方式一盘炒菜,一个凉拌,再加个饺子或春卷之类,再观察他们,见他们一家仍是吃得有滋有味,十分高兴,我们就想,当初真是有点自找麻烦了。

   在海外日子呆得多了,虽然也常留恋我们那请客的气氛,但也开始喜欢美国人的请客方式来。请客本是表达友情的一种方式,但作过了头就有点自找麻烦了,累了自己,有时也累了客人。当然,如果像现在大陆一些同胞们是在用自己的热情,国家的资本在请客,这就更不值得提倡了。听说大陆近年公款请客风大盛,有点走火入魔,每年要花上八百个亿,够起一个三峡大坝了。我有时纳闷,这么多钱,都吃了些什么呢?大概都吃在"炸蝎子"之类的稀食上了吧。

漫谈打招呼   上一篇                                                1/22                                                     下一篇  漫谈送礼

   律师事务所首页
   精深业务--移民 刑事 民事
晓鲁散文集青山少年时
     水乡梦    
     酒歌    
      菜地诗话
     螃蟹巷的笑声
     炊烟渔歌
     捡破烂的回忆
     雨花石
      家乡的咸干菜
     牛奶与豆浆
      面包黄油与馒头臭豆腐
     ... 更多散文...
晓鲁获奖小说精选
    老韩的皮萨店
    头发问题
    脖子问题
    外套
    年龄问题
律师事务所地址
17588 Rowland St., #228, 
City of Industry, CA 91748
Tel: (626)363-7353(Office)
(626)319-7566 (24 hrs) 
Fax:
(626)363-7399
jschenlaw@yahoo.com
www.jingsongchenlawyer.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2007 Law Offices of Jingsong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 Privacy Policy Websites Designed by Xiangyang 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