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Jingsonh Chen Law Office

    晓鲁文学作品首页   
    晓鲁文学作品简评 
晓鲁杂文集咖啡与茶
    形而下篇
    漫谈打招呼
    海外谈请客
    漫谈送礼
    夜半风寒, 就免了罢
    咖啡与茶
    闲话穿着
    还是这样吃得舒服
    美国梦
    ... 更多杂文...
    形而上篇
    孩子们的天堂
    中年人的战场
    老年人的黄昏
    苦涩的爱
    言不尽意,点到为止
    感伤时节话伤感
    海外话阴阳
    海外话隐私
    ... 更多杂文...
联系作者/交流园地
     E-mail
     读者交流
 晓鲁>>杂文集咖啡与茶>>形而下篇>>9篇/共22篇:

还是这样吃得舒服

  刚去加拿大不久,指导教授布斯(Booth)请客,同行的还有一位从香港来的女同学。这位同学人很好,一路上转弯抹角地跟我说:"这儿的加拿大人都是英国人後裔,很绅士,尤其是吃饭很讲规矩。有时你发出一点声音或坐得七倒八歪的,他们都会注意。"她用一种很抱怨的口气在说这事,然而我毕竟还是听出来她是在委婉地告诫我。也许两天前在她那儿吃饭时不太注意?我想着,虽然有点脸红,但从心里还是感激的。我是布斯教授的第一个中国学生,在很大程度上,布斯教授是在通过我了解中国。因此我深知责任重大,咱可不能给我们民族丢脸。结果那天晚上饭吃得战战兢兢,抖抖索索,紧张得胃都疼。饭还没填饱四分之一的肚子,就说吃完了。布斯夫人一定以为菜不合我口味,也就不再劝吃。其实等我回到宿舍时,已饿得前心贴後心了。那是有生以来吃得最累的一顿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吃得很规矩。布斯教授一定觉得中国人确实是很礼貌的。因此,饿归饿,心里还是舒坦的。

  吃饭不出声或坐得不歪不倒还是容易做到的,因为毕竟只是习惯上的问题。而有些事则是文化上的,难以改掉。首先说用公杓一事,在家里吃饭,我们还是用中国人的老办法每人一筷。既然都是一家人,亲如骨肉,还有什么可分的呢?可到了美国人家,你就得小心,公是公,私是私,不能犯自由主义。你说你把自己的杓子伸进了大家的菜碟,尽管就那么一小角,人家一看先皱个眉头,然後经过大脑再一夸张想象,就觉得这盘菜都没法吃了。还有这个座位安排,虽然中国人也讲究这个,可没老美那么严格和仔细。男主人坐哪儿,女主人坐哪儿,男客人坐哪儿,女客人坐哪儿,都有一定的规矩,不能瞎坐。我有一次作为陪客到一位教授家吃饭,他家的桌子是椭圆形的,入座时,我想,桌子短的一端离菜最近,应该留给主人和主客,所以一下就抢着坐到长的那一端。好在我的教授人很直率,告诉我说那长的一端是礼貌座位,是让主客坐的,搞得我一个大红脸。以後到别人家做客,就再也不敢造次,主人让怎么坐就怎么坐。但别人到我家来做客,我还是不讲这些,常常就让我的两岁的女儿坐在那儿,有意反一反潮流。

  然後就是拿刀叉,我越来越觉得咱们老祖宗流传下来的那一双筷子实在方便。大到一条整鱼,小到一粒花生米,准确无误,挥撒自如,充分体现了吃饭的自由和乐趣。我觉得中国几大发明应该把筷子也算进去。据说,这世界上凡是用筷子的国家必然以儒家思想为生活的主导思想,这说明筷子已成了中华大文化的一部分。美国人不用筷子,用刀叉和调羹。吃饭的,吃菜的,喝汤的,吃冰淇淋的调羹都是不一样的。不但式样和大小不一样,这拿法也是有讲究的。比如你切一块肉,得先用左手用叉子压住肉,用刀子一块一块地切,切完了,再放下刀子,换个手拿叉子一块一块地吃,不能乱套。而我们中国人吃肉就没那么复杂了。我们往往夹起一块来就吃,吃不完的先放到碗里,喝嘴酒吃嘴饭接着再吃。你想反正是自己咬的,怕什么呢?其实,你不在乎,人家可在乎呢。人家刚才在看着你,见你肉吃了一半又吐出来了,然後就会用大脑去想象,想得太具体了,这饭也就倒了味口了。所以为了别人,还得按步就班。我去美国人家吃饭,常常就想着怎么刀子叉子调羹换来换去,担心着如何不犯错误,结果吃得像九斤老太一样。常常饭凉了,菜冷了,还没吃饱就累饱了。所以我请美国人来家里吃饭就给他们每人面前放一双筷子,声称是让他们练习练习,意思是让他们也尝尝吃饭的不方便。

  当然以上这些事情比较起来还算是比较容易接受的,至多也就是个熟练的问题,而最觉得麻烦的就是吃饭不能开怀说话。我们中国人的吃饭向来是个交际,有时能吃上两三个钟头不下桌子。这时间当然不是用在换刀叉或切肉上面,而大半用在谈天说地上面了。吃得不吵的常常是吃得不好的。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就是这个意思。大家坐下来吃饭本来就该是最放松的时候,何必还吃得小心翼翼呢?当然我不是说非要吃得猜拳行令发酒疯才算好,我也讨厌灌别人喝酒或逼别人吃菜的过分礼貌。但还是应该开怀地说,开怀地笑才好。当然美国人吃饭也常是一种交际,也要聊东聊西,但有许多规矩。比如说有饭在嘴里不能说,非说不可时,也要先打个招呼"对不起"(excuse me,)然後把饭赶快咽下去再说。美国小孩从小就知道嘴里有饭说话是不礼貌的。如果吃饭时别人讲了一个笑话你受不了一定得笑,也得赶快把嘴捂上说个"excuse me"什么的,千万不能喷饭,不然你的形象也就完了。

   我以前是喜欢去美国人家吃饭的,因为既不要自己去做,又不要吃完了洗盘子,还有不同口味的东西吃。可现在一听说老美请客,就有点发怵。吃不好也吃不饱,还要担心受怕。哪像平时在家里,虽然妻子手艺差了些,忙起来也就是一个炒菜一个蛋花汤。但爱怎么吃就怎么吃,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爱坐哪里就坐哪里-----还是这样吃得舒服。

闲话穿着    上一篇                                                   9/22                                                         下一篇  美国梦

   律师事务所首页
   精深业务--移民 刑事 民事
晓鲁散文集青山少年时
     水乡梦    
     酒歌    
      菜地诗话
     螃蟹巷的笑声
     炊烟渔歌
     捡破烂的回忆
     雨花石
      家乡的咸干菜
     牛奶与豆浆
      面包黄油与馒头臭豆腐
     ... 更多散文...
晓鲁获奖小说精选
    老韩的皮萨店
    头发问题
    脖子问题
    外套
    年龄问题
律师事务所地址
17588 Rowland St., #228, 
City of Industry, CA 91748
Tel: (626)363-7353(Office)
(626)319-7566 (24 hrs) 
Fax:
(626)363-7399
jschenlaw@yahoo.com
www.jingsongchenlawyer.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pyright 2007 Law Offices of Jingsong Chen All Rights Reserved Privacy Policy Websites Designed by Xiangyang Shi